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欢迎进入北京青年网 !

最新文章:
防范风险化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
构建关爱见义勇为人员保护机制
2017年政法机关和信访部门要做哪些事

中国钢企研发圆珠笔头背后:未来量产仍有不少困难

发布时间:2017-01-11 06:45:00 来源:公司秘闻

能生产飞机汽车,却生产不了小小笔头的“圆珠笔头之问”一度难倒了中国制造业,1月10日,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宣布,目前,太钢已具备圆珠笔笔头“笔尖钢”批量生产能力,未来两年将有望完全占据国内市场,替代进口。

一年以前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山西太原钢铁煤炭行业发展座谈会上提出,“我们还不具备生产模具钢的能力,包括圆珠笔头上的‘圆珠’,目前仍然需要进口。”

“事实上,符合性能的圆珠笔头在2014年12月就已经研发出来了。”1月10日,制笔企业贝发集团总裁办主任张雪莲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2011年,科技部启动了“制笔行业关键材料及制备技术研发与产业化”项目,拨款近6000万元支持相关科研机构、企业针对中性墨水制造、笔头不锈钢线材、加工设备等开展科技攻关,太钢和贝发集团均是该项目的合作企业。该项目最终于2014年12月通过“十二五”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验收,实现了一系列技术突破。

根据太钢提供的资料,中国每年生产400多亿支圆珠笔,是世界上最大的圆珠笔生产国,每年需要进口1000多吨生产笔尖的特殊钢材。若采用国内的设备和钢材,圆珠笔企业的成本无疑会下降很多。

文|新京报记者罗亦丹 覃澈

编|六大龄童

生产圆珠笔头有多难?

1月10日,太钢方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笔头关键部位的尺寸精度要求在两个微米,表面粗糙度要求为0.4微米,在笔头最顶端的地方,厚度仅有0.3到0.4毫米。

进行如此高精度的加工精度,既要容易切削,加工时还不能开裂,这对不锈钢原材料提出了极高的性能要求。

细分来看,圆珠笔的笔头分为球珠和球座体两个主要部分。根据公开资料,目前直径0.5-1.0毫米的碳化钨球珠我国不仅可以满足国内生产需要,还能大量出口。但直径仅有2.3毫米的球座体,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原材料,长期以来都只能依靠瑞士、日本等国家进口,这使得我国制笔行业长期处于加工组装的产业链最低端。

由于技术保密原因被日本等国牢牢掌握在手中,攻克技术难关只能靠不断测试。

“研发这个产品没有可借鉴的资料,成分的配比从几十公斤的开始练,经过持续数年数不清的失败,在电子显微镜下,太钢集团终于看到了添加剂分布均匀的笔尖钢,试验在2014年12月取得成功,又经过十多次终试后,第一批切削性好的钢材终于出炉了。”10日,太钢集团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王辉绵在接受山西卫视采访时表示。

国产圆珠笔头能省下多少成本?

众所周知,圆珠笔头生产工艺是德国、日本等海外制笔企业的核心机密,在此前的发展中长期处于垄断地位。尽管曾有中国企业涉足这一领域,但由于技术缺乏,所生产的圆珠笔头问题频出,远远达不到行业标准。

太钢方面表示,此次太钢在数年研究和摸索中,解决了易切削钢丝等核心难题,让其在切削后性能仍然保持良好,与圆珠笔芯完美结合,成功制造出圆珠笔头。

“这一成果不仅是技术的成功,也打破了圆珠笔头行业垄断。”1月10日,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王国清表示,国内市场每年生产的圆珠笔,需要用每吨12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进口1000多吨生产笔头的钢材,付出外汇1000多万美元。而一旦笔尖钢国产化实现的话,将大幅度削弱制造成本。

张雪莲告诉新京报记者,从日本或者瑞士进口一台不锈钢笔头生产设备需要约400多万元人民币,进口国外的不锈钢线材大概每吨需要12万元人民币。而实验成功后,符合标准的国内不锈钢线材每吨仅需约5、6万元人民币,国产不锈钢笔头生产设备也会便宜很多。

国产圆珠笔头能否替代进口?

尽管从钢材市场而言,圆珠笔头所需要的体量无法和钢铁行业其他领域相提并论,但王国清认为,作为突破垄断行业的“高精尖”产品,其实际意义仍然大于形式意义。

王国清表示,据她掌握的价格数据,目前笔尖钢的价格已从原来的每吨12万元下降到每吨9万元左右。

“虽然设备已经实现了国产化,但是距离产业化和大批量的生产仍然有着一个过程,同时我们也面临市场的宣传推广问题,有时国外的客户会指定采用国外的材料。不过,随着时间的推移,国内材料肯定会慢慢从实验室走向市场。”张雪莲表示。

王国清还认为,另外,太钢的行为也给了行业其他从业者一种启示。此前国内钢厂所生产的产品,基本都是大需求方面,比如说建筑钢材、板材方面,导致行业产品过剩。

“圆珠笔芯问题折射出了中国钢铁困境,当前钢铁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便是产能过剩,但同样钢铁行业也存在结构性的问题。”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曾公开表示。

会有“后来者”加入圆珠笔市场吗?

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在太钢解决了这一技术难题之后,网络曾有“建议其他钢厂跟进,涉足圆珠笔头制造”的建议,但王国清并不认同这一观点。

“贸然跟进的可能性太小,本来市场就不大。”王国清向记者解释到,尽管会有部分钢厂会觉得这是个全新的出路,但事实上,圆珠笔头市场相对整个钢铁行业而言,太过微小。加上如今市场已有成功企业,无论在发展还是推广上都占得一定先机。如果仅仅单纯跟进的话,很可能会被市场淘汰。

据中钢协公布的2016年1—11月钢材进出口数据显示,在高端钢材品种进口方面,国内仍是小幅增长趋势。

“尽管我国所生产的钢材占据全球市场50%以上,但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同质化的中低端钢铁,而在高端钢材领域,仍然需要大量进口。”提及当前钢铁来源,王国清无奈地解释到。

工信部在印发的《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》中提出,中国钢铁技术在高技术船舶,海洋工程、轨道交通,电力航天航空等高端产业领域仍急需研发和突破。

“中国钢铁企业在这几块领域中,目前确实存在无法突破的局面。”王国清证实了这个观点。例如,在海洋钢铁领域,由于传统钢铁在钢板拼接时会出现裂纹,这使得海洋工程需要高止裂性能厚板,另外船舶底部长期被海水浸泡,也需要高锰耐蚀钢,另外大型客船都是四处游弋,需要极寒与超低温环节船舶用钢,以及相应配套焊材。目前,国内钢材技术在这一领域尚未得到实质性突破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北京青年网